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影像 >

慢刀須臾——南大路的那家老理發店

2019-09-11 11:08:03 三都澳僑報


南大路地標的橋頭

這座南大路最有名的橋

天氣晴好,南大路的輪廓很清晰,那么多矮舊的小房子圍著宮廟。“麻里麻里”傳統的佛教經曲,伴著巷子里鄰居們的問候和小販們的吆喝聲,總揪著你的耳朵,視線不住地好奇,不由自主地尋找著各種聲音的出處。

南大路其實不大,只是南環路的一條支路巷子。關于它,最深的記憶是那家理發店,就在一座老舊的石建民房的一樓。

客人從門口走進店,顧客基本沒有試探,也不問是否需要排隊。慵懶地跨進店門,整一整衣服,徑直坐在一張扶椅上,拿著手機愜意地擺弄。正在理發的店主王師傅也不問,專注于手中的“作品”,拿著電動推子,由右至左”茲拉茲拉“地邊梳邊推。顧客雖然不多,但一個接著一個,有時也要等上一等。


南大路實際上很不大

100米的巷子大約又20間美發店,變成了很有趣的混搭風

巷子里各式的服務都是他們的生計

巷子里其實也能夠找到生活上想要的一切

拾搗一圈,圍兜一松一抖,除干凈剪下來碎發,客人兩三步挪坐到角落的洗頭池子邊。取塊干毛巾,遮擋好客人的脖領,試了一下水溫,帶上手套,擠些洗發水,往客人頭上一抹一撈,穿過黑發的雙手打著圈撓啊撓。鏡子里,兩位老者一站一坐,場面不要太溫暖。習慣性地,兩遍“舉誒咩誒?(水熱不熱)”的寧德話,聽上去溫暖親切。

店主王師傅“一人一店”,開店正好五十年。店里的陳設也像王師傅的年齡:兩把老式的鐵椅,一只舊式電吹風,鐵銹斑駁;臺前的黑白色手動推剪,打開的工具包里的剃刀、牙剪,放射出安靜透亮的光線。

十幾平米的店面除了舊,醒目之處還有掛在外墻上的一塊泛黃的招牌“滿月頭”。相傳77歲的王師傅是寧德南門一帶剃嬰兒滿月頭最專業的師傅,新生嬰兒稚嫩頭皮的胎毛需要老師傅的慢刀來保護。老城區新生兒滿月,多有居民送到這,這種理發費用不得知,但想必定會有封在紅包里滿滿的心意。

 
一些居民的頭從出生到老,都在這里剃的

一人一店,洗頭服務也是他一個人完成

巷子里不缺生意,老王和顧客一樣地從容

這樣的畫面感覺就像是巷子的代言

老人家的寸頭算是最經常的業務了

給孩子剃頭,老王更是很拿手了

老王還有一手染發的活

沒有現代的工具,完全手工的感覺就是用心

光顧老店的客人大多在這都是黑發剃到白發,這家店、這條街也是王師傅的歲月。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南環路還沒有拓寬改造,整條南大路理發的師傅一共兩三人,店鋪經常在不遠處更換。從南大路口到石橋橋頭,不深的百米巷子里盡然都是商鋪。米店、藥店、打金店、算命店,點點滴滴的買賣,供養著居民的生計。在蕉城(寧德縣)體育場還沒有搬遷時,年輕的王師傅就已出師,在這里開了店。

后來附近商業街的建設,百米開外馬路上迎來了喧鬧,時常也會漫過到這里。

于是,巷子里各式“新潮”的理發店,如年輕的悸動,代表理發店潮流的一根根不斷旋轉的紅、藍、白三色斜紋圓柱歡快地轉動起來。100米不到,巷子兩側竟然有十幾家理發屋。美發、造型、體驗、休閑。怎樣的招牌就有怎樣的燈光搭配,像是上世紀的暴發戶打手機一般,驕傲地炫耀各自的心思。


這里的招牌非常醒目

墻上的電話號也是很有感覺

墻上掛著撕去日歷

店內的擺設簡陋又很親切

桌上的工具充滿了年代感

擺放和懸掛各有各的講究

伴隨老王的職業生涯的老座椅 

工具不多,幾樣必須的也很陳舊了

隨著新鮮逝去,人氣的喧鬧也不再,才發現老店的從容才是真,老舊反而成為了年輕人的“新奇”。幾十年的老式房子,掉了好多墻灰,貼著的破墻畫,靠墻有書桌,一摞摞書報來了又去,用了智能手機后舊電視去年搬走,變不了的只有老手藝。海報里和電視上的造型,王師傅會多少種一時講不清,但和店主溝通單純得只有“洗、剪、吹”三個字。多年未變的15元理發價格,充滿了巷子里和老者的福利味道。

洗完頭干毛巾取下來,擦干頭上的水滴,順勢扔到旁邊的水桶里。客人做回扶椅,圍好理發圍兜。弄了塊熱毛巾,焐在客人的臉上。隨之,剃刀劃過鬢角,掠過面頰,又一張清爽自信的臉,像極了電影里姜文的平頭。  □ 阮曉昕 林煥新 文/圖
 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? 高手是怎么玩时时彩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