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影像 >

悠悠龍潭里

2019-10-18 09:16:36 三都澳僑報


前年大雪節氣,我初識屏南龍潭里。

今年霜降再來,恍然像是初見。

龍潭里,是屏南縣熙嶺鄉龍潭村的舊稱,因為“里”字有著很深的古意,所以,我更喜歡叫它“龍潭里”。文物考古人員曾在這里發現新石器時代古人類活動遺址,讓龍潭里蒙上了遠古神秘的面紗。


龍潭里四面青山環抱,一線小溪從村中流過,溪水淙淙,清澈見底。溪中聳立三墩天然巨石,龍潭先人利用巨石,在溪中建造起三座工程宏大的攔河壩,利用西溪之水建造了水碓和木質結構磨麥坊。村民沿溪兩岸構建庭院,阡陌縱橫,雞犬相聞。溪上橫跨七座石橋,有著"穎水三墩駐,西溪七拱橋"之稱。水尾那座古老的石拱廊橋重檐翹角,古樸典雅。古廊橋用一雙悟透歲月滄桑的慧眼,送走斜陽,迎來晨露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。


我第一次到龍潭里,是為了采寫這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屏南黃酒釀造技藝。純凈蔚藍的天空,飄著幾抹淡若游絲的云朵。陽光正好。鄉村的初冬終究有些寒意,需要浸潤在酒香里,才能讓文字顯得有些溫度。陰涼干燥的酒窖里,挨個排列著憨態可掬的酒壇子,草葉和白灰封存著每一個壇子里正悄悄進行著的物質演變過程。傳承人為我講述相傳千年的古老傳說,以及技藝傳承背后的故事。酒的本色人生是什么?我可以從釀造者豁然的目光里體會到。那位神奇的龍王在九峰寺里,風水林邊,守護著這一方水土。與龍潭里匆匆一瞥,它給我的印象與屏南其它村落并無二致,寧靜、閑適、悠然。


龍潭里該是我曾經讀過的一本書,時間久了,便有重新再讀的念想。那些于我來說并不熟知的鄉村記號,卻在夢里重復傳遞給我一種熟悉的味道。之后,龍潭里悄悄地發生著變化,而那些變化是明顯的,成了媒體和外界關注的熱點。關于龍潭里的消息不斷出現在我的視線里,那些把龍潭當做故鄉的他鄉人謎一樣地吸引著我,想走近他們,問一問他們是不是也曾在夢里與這樣一個村莊有著無數次的相會?

霜降節氣,屏南的老柿子樹熱熱鬧鬧地點亮了一樹的紅燈籠。龍潭里家有喜事,要為來這里定居的新村民頒發居住證。那些來自城市的新村民,選擇了大山深處的古老村落,而村落也因此彌漫出了不一樣的人文氣質。我感知了這份喜悅,也感知了來自天南地北,為了尋夢而匯聚在龍潭的熱度。

再見龍潭,一切仿佛都是新的。它的新恰恰好就在它的“舊”里。曾經頹敗的老屋站直了腰桿,披散的亂發束起了巧模樣,這些裝扮依著老村原有的樣貌,修舊如舊,那么和諧,能讓你穿越時空,恍惚見到幾十年前、上百年前村里走過的人、演過的戲、喝過的酒、有過的事。在老巷里走,一抬頭,“悠然”二字闖進眼簾。這是第一位拿到居住證的新村民何姐的家,“悠然”二字也是她自己題寫的。站在修繕一新的老房子里,鼻息間全是新木頭的原生態香味。它和我童年時候住過的老房子有著一樣的格局,站在這里,我是回歸了最初的生活狀態。被木頭香味包裹著睡去的感覺已經很久沒有體驗過了,那種香,是能讓你夢里都忍不住笑出來的滿足,是聞過一次,一生都不能忘記的深深記憶。何姐在廳堂里擺了一張長桌,放了幾條木凳,桌子上整齊地放著書本。此時的陽光透過天井,正好照在桌子上。光束在我眼前拉開了一道眩目的虹彩,迷離間,竟有些醉意。何姐笑著說自已有兩次出走的經歷,第一次離開老家山東奔向北京,并在北京生活了十多年,這一次她因為在屏南雙溪學畫而與福建結緣。退休后,她選擇龍潭里,因為這里有她喜歡的田園風光和文創氛圍,這里能給她想要的慢生活,能讓她在獨處的時候,把光陰交給寫寫畫畫。推開門窗,擁入懷抱的是清甜的空氣,冷不丁就有一只小鳥在窗前的老樹上對你淺笑。在龍潭里,在屏南悠遠的每一個古村落里,這樣反向尋夢的人又豈止何姐一人?在一個名叫“隨喜”的書屋里,來自江西的曾偉安靜地泡著老茶。一把鐵壺煮著不急不慢的時光。老木長桌上,靜靜地放著兩個剛剛從樹上采下的柿子。緊靠著木板墻的是高過頭頂的書架,你伸伸手就可以取到心儀的書,然后隨意坐下,邊喝茶,邊閱讀,讀到興起,與主人相視一笑,所有的意味都在彼此都懂的那個眼神里。聽到曾偉介紹自己是85后的時候,我訝異的神態惹來他寬容的一笑。他和他的妻子選擇了龍潭里,在這里開書店、畫畫、煮咖啡,承接來這里游學的活動策劃。他的妻子年輕時尚,是龍潭小學的支教老師。我不想問為什么,因為幸福的滋味就是家人在哪里,家就在哪里。

談笑間,屏南傳統村落文創產業總策劃林正碌老師走進了“隨喜”書屋。因為之前在媒體報道的視頻里見過他,而且在走進龍潭里的那一刻,與人聊天,每一個人都會提到林老師。所以,當林正碌老師第一次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,我仿佛和他相識很久似的,一下子就有了親切感。“人人都是藝術家”公益教育項目在屏南創造了奇跡,林正碌和他的團隊讓不可能變成了可能。不論是從未握過畫筆的八十多歲老奶奶,還是在繪畫中重塑人生自信的殘疾人;不論是農家主婦,還是零基礎的外來學畫者,都能在短時間內實現“藝術家”的夢想。也許他們從未走出過國門,但他們的油畫作品早已被世界各地的人收藏。農忙之余,閑適時光,人們聚集在長長的雨廊下畫畫,已成了屏南鄉村常見的景致了。

除了雙溪、龍潭、漈下的油畫教學,廈地的電影培訓,前洋的竹編、陶瓷博物館,棠口西洋老建筑里的藝術館……一個個有著詩一樣名字的村莊,寫就了一首首詩歌,匯入了屏南這部大詩集里,讓人們在誦讀屏南的詩行里,觸摸到歷史文脈延續傳承至今的心跳,也能在回眸大山的那一刻,找到曾經的自己。

即將離開龍潭里的時候,我在溪流邊的雨廊下來來回回地走。想多拾點龍潭里的氣息放入行囊,好讓日后慢慢回味。此時正是午休時間,雨廊是安靜的。放在墻邊五顏六色的畫板上,似乎還停留著創作者歡愉的神情。在古村的掌心里漸漸老去的一代人三五成群,靠在回廊的長凳上,聊著家鄉的前世和今生。空氣里似乎流動著四平戲悠揚婉轉、深深淺淺的音韻。溪流在“回村橋”那里注了一個標點。這時,我才明白,來龍潭里,是回到了自已心里萬千次描畫過的那個村莊,夢一樣,悠悠遠遠。  □ 文/柯婉萍 圖/大夢客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? 高手是怎么玩时时彩的